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废土崛起 > 新书《斩龙》开头大改,百万字泣血求支持

废土崛起:新书《斩龙》开头大改,百万字泣血求支持

小说:废土崛起作者:通吃道人.QD

    强光手电的照射让黑鬼看不清周青峰的样子。周青峰则冷冷喝道:我在找一个黑鬼,半年前那个混蛋强奸了附近技校的一名女孩子。警方到现在还没抓住他,只知道他应该是这附近大学城的非洲留学生,经常会来这条夜店街。

    黄皮猴子,我不懂你说什么。黑鬼松开手边两个学生妹,站直了身子大声骂道:我爽过的easygirl数都数不清,谁还记得半年前的事啊?我警告你,快把你手里的灯关了,否则我就揍你。

    两个学生妹都浓妆艳抹,对周青峰更是厌嫌的喊道:多管闲事的,你快滚啊。最烦你们这种没钱活不好却喜欢找存在感的,跟苍蝇似得天天嗡嗡叫。

    我想这头猪需要点教训。黑鬼哼哼说道。他身高超过两米,肌肉发达,手臂粗壮。这家伙警告之后并没有等待,直接双手握拳,夹带一股恶风冲了过来。很显然这家伙练过拳击之类的,力量大,速度快,就连拳头都比常人更大。

    狭窄的巷子限制了双方的移动和闪避,周青峰要么扭头逃跑,要么硬生生顶上去。可实际上他却没能反应过来,竟然愣愣的挨了对方一记铁拳——嘭的一声闷响,周青峰的脑袋被打的歪向一边,手电都掉在地上。

    黑鬼当即乐道:我还以为敢挑衅我的人有多厉害?可就如我一贯的认知,你们黄种人没有一个能打的,脑子好使又有什么用?你们不懂搏击,没有我们黑人强壮,你们的女人需要我们这种真正的男人。

    哪怕动用刚刚那张神奇的符篆,周青峰的个子也不过一米八,要比眼前的黑鬼矮一大截。可他并没有如黑鬼预想的那样摔倒,反而若无其事的扭了扭脖颈道:我确实没有练过搏击,过去也从来没跟人打过架。可我懂杀人就行了。

    杀人?不知道现在我们谁会杀了谁!黑鬼大乐道,哦,你刚刚提到半年前的案子。我想起来那是我一个朋友做的,他还向我吹嘘那次有多爽,可Police就是抓不到他。弄得我都想弄几个会反抗的本地姑娘来玩玩,我身边的easygirl太没挑战性了。

    那么太好了,我没找错人。周青峰又抬头盯紧了黑鬼的眼睛,他目光中的凶狠让黑鬼有些不寒而栗。

    也不见周青峰有如何大动作,他的右臂就如攻城锤般摆动,猛然撞向黑鬼的小腹。黑鬼也试图闪避,可大意的他却没能拉开足够的距离。重拳打的他不自觉的一弓腰,长大嘴巴犹如一只活虾。

    这力量大的出奇!

    周青峰又是左臂出拳,重击黑鬼的下颌。这一击打的黑鬼的脑袋猛然向右甩动,满口流血,几颗牙都蹦飞出来。一瞬间对方的脸框变形,脖颈更是咔嚓一下差点断裂。

    中了两拳的黑鬼连退几步,带着惊骇的目光看向周青峰——眼前这个男人的力量很大,更可怕是他的抗击打能力。黑鬼很确信自己拳头的威力,哪怕受过训练的专业拳手,哪怕带着全套护具,也不能若无其事的挨了一记重拳。

    可眼前这个男人做到了,他不但没有任何不适,还能立刻给予强力反击。这实在超乎想像!

    周青峰则迈步上前,沉声说道:如果你情我愿,你们这些垃圾玩女人就玩好了,我虽然不爽却也管不了。可你们不应该欺辱那些想上进的普通女孩子,半年前被你们这些垃圾强奸的女孩是我的学生。她不但遭受莫大的屈辱,还被查出感染艾滋,半个月前跳楼死了。

    她死之前打电话给我,说‘老师,对不起。得了这种治不好的脏病,我不想活了’。我苦苦劝了那孩子一晚上,连夜给她的父母打电话,给派出所报警,动员所有人去找她。可她最终还是从学校的楼顶上跳了下去。第二天我看到的是她父母抚尸痛哭的场景。

    周青峰越说越怒,情绪变得失控,张狂无忌。

    那是个很乖的女孩,她才十八岁,没考上大学却还想着能有一门技艺养活自己和父母。可这一切在半个月前戛然而止,这他喵的都是你们这些黑鬼搞出来的。

    我这个老师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学生,我深深痛恨自己的无能。今天,我是来报仇的,给我的学生报仇!

    巷子里的两个浓妆婊子已经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发出尖叫呼喊。巷子外的Police听到了这呼救的声音,连忙快速赶过来。而刚刚被打退的黑鬼却没倒下,他反而嚎叫着冲上来,满是血水的脸带着撕裂般的吼叫,双拳握紧再次发动攻击。

    周青峰确实没学过如何打架,他只会硬抗对方的拳头。一记重拳打在他脖子上,他立刻同样一拳还击过去——黑鬼打他,他不过倒退半步;他打黑鬼,不可思议的力量把对方的肋骨当场打断。

    互换一拳,剧痛让黑鬼扛不住。

    可一拳不过瘾,周青峰照着对方的脑袋暴揍。

    我们努力建设自己的家园,不是让你们这些垃圾来破坏的。

    嘭的一拳打在黑鬼的眼眶上,皮开肉绽,眼珠子都被打了出来。

    我们过好日子还没几年,没义务收容你们这些废物。

    嘭的又一拳打在黑鬼的脖颈上,黑鬼脖子没断,可神经猛然遭到重击,当即晕死。

    我们不是软弱可欺,我们只是比较讲道理,可我们也有不讲道理的时候。

    满心戾气的周青峰将眼前的黑鬼当作生死仇敌来打,嘭嘭嘭的拳头将黑鬼打的血肉横飞,毫无还手之力。挨揍的黑鬼原本还是非洲来的什么搏击运动员,可一会的功夫就倒地不起,奄奄一息。

    巷子口终于响起几声大喊‘不许动’,可赶来的Police却只看到一个壮硕的背影跳上墙头,迅速消失。巷子的地面上倒着个高大的非洲留学生,血水从其口鼻中泊泊流出,脑袋被打的像个烂西瓜,当场就挂了。

    跳墙而走的周青峰很快就逃离现场,窜入夜店街附近的一片道路隔离带。一会后他再次从隔离带的树林里出来,又恢复了之前那副瘦弱的普通外貌。他面无表情的回头看看不远处警笛鸣叫的凶案现场,默不作声的缓缓低头离开。

    灯红酒绿的夜店街,周青峰孤独地逆流而行。街上热闹纷呈,喧嚣不断,而他着穿着件灰色卫衣,双手抄在口袋,低着头行走在街边的人行道。

    只是人行道也不清静,店家的招牌闪出靓丽的霓虹,醉酒的男女发出放肆地尖笑,皮毛粗糙的老外搂着学生妹公然亲热,浓烈的香水味让人作呕。这是市里最和国际接轨的地方,也是最混乱的地方。

    街边停着一辆警车,几个Police和辅警正在检查路人的证件。他们不怎么关注老外和学生妹,倒是拦住了周青峰,您好,身份证拿出来看一下。

    周青峰停住脚,摸出钱包取出了身份证,随口反问道:你们在查什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