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灵异小说 > 魂渡时空 > 第七十四章 院中品酒

魂渡时空:第七十四章 院中品酒

小说:魂渡时空作者:铁牛巴

    叶嘉看着气氛有些不对,就换了一个话题。筱筱,你们这村里平常会跟外界联系吗?

    筱筱有些心不在焉地说:一般不会,但有时村里的几位长辈会出去带些东西回来,不过这几年越来越少出去了。咱们村隐居在这大山里,是自给自足独立一方,不大用的到外面的东西。

    那你有出去过吗?

    她摇了摇头:没有,从来没出去过。说完这话,她突然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惊喜地道:叶嘉,你要带我出去吗?其实她对叶嘉所说的外界一直非常好奇,自她出生以来便没有走出过这个山村。当她看到叶嘉的穿着打扮,心中着实有些羡慕,毕竟是女孩子,还是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子,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叶嘉无奈地说:你能不能出去不是由我决定的。

    筱筱悻悻地又坐正了身子,自己问的有些冒失了。

    叶嘉对此也是无可奈何,人家的规矩她一个外人还是不要插手为好。此时宋致浩接话:外面的世界发展很快,如果村里能跟外界多联系,则必定能有一个全新的面貌。

    叶嘉,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笯笯听了宋致浩的话,又迫不及待地询问,此时的她,活像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脑中充满了疑问与好奇。

    外面的世界五彩缤纷,却没有这里人的自由。用一两句话无法具体描述,很多东西亲眼看到才能明白。她又简单地举了几个例子。笯笯却是越听越来劲,还不断追问类似飞机为什么能在天上飞,为什么汽车没有生命还能跑。此刻叶嘉真正觉得自己是在跟一个小孩子聊天。

    几个人就这样闲聊着,喝着小酒,品着其中的甘甜与苦涩。

    今夜的酒有些辛辣,叶嘉喝的有些多,迷迷糊糊地感觉似乎被人抱着,很温暖。不知过了多久,她醒了,却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身上被盖了一条薄薄的凉被。她坐起身,头还是有些沉,走到桌旁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看着窗外,却发现月光依然明亮,竟然还没天亮。

    不想入睡,于是走到院中,此时早已无人,空气中的酒香也早已随着清风拂走。她看着皎洁的月色,本应是宁静平和的心绪,此时却有些不安。于是打开了院门,一个人走了出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他犹豫着说:你经历过空间隧道,应该对此有一些了解。空间隧道相当于一种交通工具,让你快速从一个位置移动至另一个位置。

    叶嘉点头,现如今,她对那空间隧道已经再熟悉不过。但你接触的穿梭仅是一个时空内的穿梭,并且只是空间,而没有时间。我记得以前跟你说过,这个地球上存在两个平行时空位面。而我来自那个时空位面,灵魂穿过时空裂缝附在这个当初叫王胖的男孩身上。

    叶嘉无法再淡定地坐着,以前只在小说中看到谁谁谁穿越到了古代,谁谁谁又穿越到了现代,穿来穿去,谈情说爱,只当是影视剧的娱乐来看,但此时她身边最好的朋友,竟然跟她说,他也是从另一个时空穿越过来的,让她不得不狠下心来掐自己一把,看看是不是做梦。不过好在她对这些突如其来的新闻听得多了,免疫力提高,仅仅惊讶几秒,便又镇定地坐下。

    那你就是来自异世界了?

    王恒点头。异世界的人有各种方法来这个世界,我想我的灵魂穿越应该也算是一种方法,只是我不知道我死去的那个时间与当时我在这里重生的时间是否一致,但这也不重要,关键是我又活了,可以找那江峰报仇。

    江峰,你也与他有仇?叶嘉紧皱着眉。

    王恒双拳紧握,略长的指甲深深嵌入手心中,他咬着牙,将当年发生的事一一道出。我原名叫石恒,这也是为什么当初我要改名成王恒的原因。那个雨夜,我被追杀此时的叶嘉在王恒心中已是相知相惜的朋友,有些事不必一直隐瞒。

    你说那人是江峰,她抢走了你手中的天辰碎片?叶嘉眼中透着寒芒,这个江峰,真是走到哪儿哪儿就有他的罪行。

    王恒点头,临死前的那一眼,我不会忘。

    叶嘉沉默。既然你再次遇到天辰碎片,为什么不抢夺?她忽然看向他,似是随意一问,但两人都明白这个问题的答案的重要性。

    也许是你的善良和无私打动了我。他似笑非笑地回视她,淡淡地说道。

    叶嘉不以为然,她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善良无私的人,也不愿做一个善良无私的人,这个社会,最好的生存方式便是见机行事,一味地善良只会害人害己。

    她没有辩解,也许对方这么说只是一个托词罢了。那你又为什么会跟他们认识?叶嘉说的他们自然是指石头村那几个老人。

    这要从我们的祖辈说起,我的祖上与这石头村的祖辈本是同一家的兄弟,后来其中一个从异世界来到这个世界定居,并且发展出了石头村这么一个隐世的村庄,所以这个村子的历史至少也有两千年了。我与他们说起这事,便是自己人,当做自己的后辈看待。

    叶嘉没想到他竟与这石头村有着这层关系,这缘一字还真是神妙。

    夜晚,空气微凉,月明星稀,叶嘉、王恒和宋致浩三人坐在山婆婆家的小院中,筱筱去了里屋给三人准备一些点心。

    这山婆婆家的果酒果然好喝,难怪白天那老头看到筱筱送上这酒就一副乐不思蜀的模样。虽然不及叶嘉师公酿的,不过也是果酒中的良品。宋致浩一边品尝着美酒,一边肆意地夸赞着,听得刚从里屋走出来的筱筱脸色泛红。

    叶嘉微微一笑,调侃道:好喝就多喝点,马上就没得喝了。

    王恒此时插话:那石明君你要小心些,她的话不可全信。

    叶嘉不明白他的意思,要说不可全信,她倒也认可,人有时候说话就是喜欢添油加醋,所以听者就要避轻就重,有些话听过就行。但王恒让她小心,却不单单是这种原因。你说的小心是为什么?

    王恒看着她那一副小白兔的模样,微微一叹,随后又不轻不重地来了一句:一个老女人还总是装嫩,让人不得不怀疑她的人品。

    叶嘉顿时语塞,这就是他的理由?这是什么逻辑?她深深地翻了一个白眼,女人爱美是人之常情,人家心态年轻还有错了?居然被他这么羞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