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魔法小说 > 镜之无限 > 第三十章:被一击必杀的caster

镜之无限:第三十章:被一击必杀的caster

小说:镜之无限作者:幻星祈月

    一群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怎么看镜子说得都很很随意,随便走就能见到一个晕过去的从者,然后随便一看就知道了对方的身份,随便一操作就抢走了对方的宝具,随便一丢就打死了对方怎么看都好随便啊!

    但是要是反驳意外的一群人还没找到什么反驳的理由,因为因为他们也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好啦,不追究那个了,柳洞寺的事情解决了,我们明天再去教会,今天可以回去休息啦~镜子大手一挥,豪气干云的说道:还在意这件事情的就9哦~

    一群人呐呐的上车回城堡,今天晚上一晚上就干掉了两个从者,效率在圣杯战争之中,也算是一等一的了,只不过第一场,打的那么的严肃认真,但是第二场,结束的那么随意那么儿戏,反差感显得越发的严重了起来,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好诡异。

    车辆的分配一如既往,镜子的车仍然只有夏语冰一个人做,夏语冰上车之后,沉默了一会到:那柄匕首

    啊你是见过的,而且咱俩一起开始就在一起,所以也没想着能骗过你。镜子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道:你还记得你身体里的阿瓦隆吧,我一开始和你说过的,两个道具出现在同一个世界,主神的判定方式我当初给你转移的时候,忘了caster的事情了,于是就导致她的宝具被我抢走了,强行抢走的那种,因为我的实力压制太多了,我当时都没反应过来。

    emmmm夏语冰一脸无语:你这,太

    不管啦反正npc们总是有办法糊弄过去的,你这边不要再出问题就好。镜子挥了挥手:好好休息一会吧,想吃点东西的话,就问我要一点?反正别再问了哦。

    嗯好吧,那我不问了。夏语冰摇了摇头:对了,之前你是怎么吓唬caster的?

    模仿了某些神明的气息而已。镜子熟练地开始开车:走吧,回去城堡休息了。

    那关于小次郎最后的那一刀!夏语冰往前一趴,将头从前排的两个座椅之中弹了出去:我还没问呢!你让我问完了!我不知道我好奇心会死掉的!

    最后那一刀其实只有一刀,别问了啊,乖。镜子开始认真的开车了:你不动拔刀术,我只能回答你那的确只是一刀,至于究竟是怎么样子的一刀呢,你自己去慢慢地揣测吧,如果你能看出来,那你起码也得是宫本武藏的那个地步了。

    那你直说我看不出来不就好了!夏语冰坐了回去:我睡觉了,到了地方叫我。

    好,睡吧,晚安,冰酱。镜子很淡定的开着车。

    五分钟后,夏语冰再一次坐了起来:不行!不知道我要死了!我满脑子都是那一刀的光芒你不告诉我,我睡不着的

    好吧,那的确就是一刀,然而只有第一刀那是第一刀的光芒,也的确只是一刀而已嗯镜子斟酌了一下:但是如果你是saber,面对那一刀的话,你就会知道,那不只是一刀,那是无数刀,的确是封禁了你所有路线的刀,最后saber是依靠着自己的直感,硬生生的冲了出来,本人也受伤了在这方面来看和原作也不太一样了,不过问题不大,saber的身体素质就算是真吃了真燕返估计也不会死,只是会重伤而已,完整状态的saber和不完整的小次郎,本身就是不公平的战斗。

    这样啊夏语冰似乎懂了一点:所以那一刀其实可以演化出无数刀的感觉?

    是,比起原作里面利用魔法到达的秘剑,这一剑应该说是真剑术而并非是什么魔法但是正是因为如此才更加的无懈可击,比起原作的斩出来的三刀,这一刀就算是地形有着不利也仍然放了出来,我猜测这一次就算是武器被打断,他也能放出来。不过想了想,小次郎浑身上下的能力都在这一剑上面所以强化的幅度大了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呢镜子沉吟了一会:小次郎变强了那么多,那么还有个麻烦的玩意估计增强会更多,到时候说不得得用点手段了

    好吧夏语冰又躺下了,这一次倒是安心的睡过去了。

    虽然不知道镜子何来自信,但是在座的所有人似乎都对于镜子有着莫名的信任感,就算是夏语冰也不得不承认镜子在这方面真的很神奇,大概是因为强大的力量以及看似戏谑但是却从来没有错过的猜测吧。

    一群人继续往上爬,过了一会就走进了柳洞寺的正门,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以及一个浑身上下都裹在深色袍子里面的女人。

    终于来了长久的沉默之后,先开口的是那个不愿意露出脸的女人:三个从者圣杯战争之中,居然见得到同盟这种事情嘛难道你们不知道,圣杯战争只有一个胜利者么?

    挑拨离间的心思趁早省省吧镜子耸了耸肩:背叛的魔女,美狄亚~

    对方的话语一滞过了一会才回答道:你究竟是谁不过难道那个家伙没有死还将我的真名暴露了出来?

    我不仅知道你的真名,还知道你前几天丢了点东西。镜子耸了耸肩:是不是呀~

    我没有!你不要虚张声势!对方冷笑一声,却是毫不犹豫的否定了。

    我没骗你,我没有虚张声势,你看你丢的是不是这玩意。说着,镜子从身后不知道什么地方取出来了一把扭曲的不成样子的匕首,夏语冰看着那个匕首,没由来的觉得一阵眼熟似乎,镜子将saber从自己的从者转移到她身上的时候,似乎用过这玩意

    怎么会!对方的生意彻底没有了之前的冷静,变得十分的慌张:这不可能你应该是个从者!但是为什么!我完全没有从你的身上感受到魔力的

    说到这里,美狄亚的话语就被彻底打断了,而且身上的袍子渐渐地落到了地上,露出了相当美丽但是此刻已经煞白的俏脸而在镜子身后的一群人,则是蒙蔽的看着美狄亚,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传说之中的王霸之气?那种虎躯一震,对方纳头便拜的气势,怎么看镜子现在都和之前没有任何的区别啊

    只有对于镜子的真实实力略知一二的夏语冰,才能够脑补一下caster感受到了什么,估计现在在caster的眼中,镜子已经不再是人类了,而应该是什么上古凶兽或者创世之神之类的东西,露出那样的表情也是理所当然。

    背叛的魔女镜子将那柄奇怪的匕首抛起来又接了下来,随后刷的一下将其丢了出去。

    就在一群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那柄匕首就已经插在了caster的心脏上面,夏语冰眨了眨眼,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之后,耸了耸肩,似乎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只是飞了一个匕首而已。

    你还有三分钟,和你身边的人道别。镜子点了点头:我不希望对一个被卷入圣杯战争的人动手,其实我也不怎么想杀你,但是你是从者,凑不够你就没办法召唤圣杯,你懂得所以抱歉了。

    话毕,镜子挥了挥手,带着一群还没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的人,一起离开了柳洞寺。

    master刚才的究竟是什么东西?那是saber一直到走出了柳洞寺的大门,才开口问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