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经典小说 > 决战白日门 > 第二百八十九章 (一)

决战白日门:第二百八十九章 (一)

小说:决战白日门作者:青城红袖

    郗风一怔,心道这家伙嘴上虽毒,其实还当我是师兄呢!只不过这两个怪物铜皮铁骨,对上哪个能讨好?他轻功极佳,心念一动便以异形换位从马上跃出,正赶上那蓝色巨兽奔出。他见事不宜迟,当下混元掌击出。但见那巨兽头上中掌,在地上滚了三四滚才勉强站起身,摇头晃脑的,如同吃醉了酒。郗风一见奏效,顿时喜出望外,一回头却见龙腾亦是一枪刺中了那红色怪兽的前肢,那怪兽闻得血腥之气更是暴跳如雷。

    龙郗二人攻击得手,均是喜不自胜。正欲趁势追击,蓦地里平空起了一阵绿色的尘雾。二人觉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激的味道,顿时头昏脑胀。接着一声兵刃破空的声响直击二人脑后。他二人都非易与之辈,连忙各执兵刃回身应敌。

    当地一声巨响,只见一柄狼牙棒挂带风声重重击在烈焰魔锋之上。郗风被巨力一荡,身子飘出,正撞在白马之上。那白马吃痛,一声嘶鸣,尽显痛苦。

    震天教主不去理会郗风,立时又将狼牙棒舞动,又是当的一声,亦将龙腾连人带马的震退数丈,堪堪到了白马之侧才停住脚步。一时间两马悲鸣之声大起,又闻得魔教教众的喝彩之声不绝于耳。

    龙腾虎口震裂,鲜血直流,疼得哇哇大骂道老子单枪匹马前来,你们还敢耍诈使阴,真是岂有此理。说着,他又要绰枪再战。

    郗风忙不迭的一拉赤兔马缰,喝道什么岂有此理此外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赶快逃出去回家过年吧。说着,他对着震天教众呼呼十余掌透心链,跟着一纵身跃上白马马背,对着龙腾大喝道,走啊!随即,用手一拍白马,当先冲了出去。

    龙腾有意再战,却见郗风已然冲出,他手上负伤,心知即便留下也是徒劳无功,只得恨恨的随着郗风而去。当下郗风策马扬鞭,不住的以混元掌击毙包围的诺玛与震天教众。不片刻竟让他在包围圈上撕出一道裂口,二人趁势冲了出去。

    龙郗二人仗着马快,冲出重围之后便取道往道馆而去。行不半日便已出了沃玛森林,之后便一路向东往日弘门疾行。第六日一早,二人便已到了日弘门外。因为之前与清明子约定,二人也不敢擅自行动,当下耐着性子等候与群雄汇合。

    又挨过五日,仍旧不见群雄到来。二人不禁焦急,及至黄昏时分,天上已然下起了鹅毛大雪。郗风暗道这可真是天助我也!正不知如何混入道馆之内,天竟下了这场大雪。当下便谓龙腾道我们苦候多日,终是不见比奇群豪,后天便是小年夜了,等到与他们汇合之后再做查探,只怕年前不能完事,我可不想过个新年还要提心吊胆。

    龙腾久候叶美景不至,亦是愈发心焦。胡乱中闻听郗风之言忙问道你意欲何为?

    郗风笑道眼下大雪纷飞,我今晚便趁机混入白日门,搞清楚城里的兵力布置,做的知己知彼。到时群雄合兵一处,我们避实就虚,应付起来也能做到得心应手。

    龙腾无言以对,当下撇嘴说道陀大怪就在城中,你可要小心点,死在他手上那可就让本王失望了。

    郗风笑道若是遇到那老狗,敌不过也要拼命跑回来。大王宅心仁厚,定不会见死不救。

    又过了一个时辰,天已黑透。郗风饱餐过后,将烈焰魔锋别在腰间,便往日弘门而去。

    其时道馆三门的守卫已经换成了诺玛族的沙漠战士,每个时辰便有四班诺玛勇士换班巡逻。郗风见城中防范如此周密,迥非寻常,心下亦是暗自庆幸。心道若非有如此大雪隐匿行藏,自己如何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混入城中?

    计较已定,郗风趁着正南方向的白日门守卫换班之时纵身过了高墙,随后一跃便至东边的一座房顶。白日门道馆内多是居住着修行的道士,对衣食住行不甚追求,因此房舍大多低矮,郗风刚躲到屋脊的背光处,便听一阵脚踩积雪的吱吱声响。只见两条长长的身影在大雪中跃下了屋顶,却是诺玛战士在屋顶上巡查。

    院中亦有不少挎弓的勇士此来彼去,穿梭相似,巡查严密无比,只怕皇宫内院也有所不及。

    郗风正自失望,忽听得脚下的房中有人说道不知清明子几时能回转,咱们怕是快要遭殃了。声音不大,却甚是耳熟。

    龙腾闻言,立时怒道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占本王的便宜?

    郗风笑道我算是瞧出来了,这些妖魔鬼怪可都是你的家人啊!

    龙腾大怒你放什么狗屁?我看这妖怪多半是郗不扬。

    郗风笑容一僵,正欲讨回口头的便宜,却见那八脚的怪物上忽的跳下来一人。那人身长九尺,黑口黑面,右侧的鼻孔上挂着鼻环,手持一柄巨型狼牙棒,往那一戳,浑如半截黑铁塔。而他座下的八条腿怪物竟一分为二,变成了两个四条腿的庞然大物。

    那两个庞然大物甚是怪异,初时不过寻常牛犊大小,只片刻功夫似是迎风变大,竟变得如同大象的体型一般。两兽一般嘴脸,一个通体靛蓝,另一个周身朱红,正齐齐的呲牙咧嘴,朝着龙郗二人不停的怒吼。

    龙腾不由得倒吸凉气,那二兽之中靛蓝色的巨物正是当日被凌彦章挟持时遇到的被叶美景称之为穷奇的怪兽。

    那人将狼牙棒在地上一撑,登时震的山岗抖颤。但见他仰天大笑,谓龙腾道世事真奇妙,居然儿子要来打老子?

    龙腾大怒道本王脾气不好,任何诋毁本王之人都要死无葬身之地。

    那人冷冷说道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你叫龙腾对么?

    龙腾喝道那又怎样!

    那人道本座乃是真天黑度二宫之主,震天教主是也。说着他略一思索,又道,你是腊月初四生日这不错吧?想当初你母亲生你之时难产,母子二人俱亡。是你父亲龙源来求本座,本座用自己的血才将你救活。此等活命再造之恩,与生养何异?

    龙腾闻言,想起这震天教主确是与父亲龙源颇有瓜葛,只怕他所言不虚。然而龙腾古怪,纵然亲父龙源因为叶倾城之故亦令他甚是反感,义父火影又投身魔教与之更是有不共戴天之仇。他一生之中未得父爱,只道这世上的父亲当如龙血先生那般才是正理。

    震天教主道怎么样,我的儿?

    龙腾冷笑道你想怎样?

    震天教主笑着说道我与你父子连心,共同对抗玛法群雄,传将下去必是一段佳话。

    龙腾道那我们该怎么做?

    震天教主指着郗风说道我儿既然改邪归正,那是再好也没有了。你现在这个小贼,作为投身震天神教的投名状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