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灵异小说 > 科学捅炸异世界 > 第689章 突围四

科学捅炸异世界:第689章 突围四

小说:科学捅炸异世界作者:不保存

    但紧接着,又将这个想法驱逐出脑海。一定是伦迪大主教从其他渠道得知了宝贝的消息,并暗暗召集人手,否则怎么可能这么快开来。

    两个小时的时间,几乎只够来回赶路。换句话说,在接到求援信之前,这伙人已经召集人员,齐备装备和补给。

    而顺带的,旁听的矮人拉尔也终于对整件事有了更清晰的轮廓,咬咬牙,做出毛遂自荐的决定。

    自己的双系八环虽然很少见,但在这个层次,却也根本算不得什么。做出横向比较,唯一的优势却是对地下世界和地下异族的了解,以及语言精通。

    在这个诸方乱斗的局面下,能够与其他势力语言沟通,必然可以用战术上的运用,也就是必然有用武之地。放过这次机会,难道要靠虔诚和祈祷,以此在伊扶森神权国里慢慢向上爬,能有所成果才是见了鬼。

    诸位大人,我是刚刚皈依贵教的拉尔,精通矮人语和地下异族语言

    翁婿二人互看一眼,没想到对方大大方方不遮不掩,直接进入核心主题。如此简单粗暴,甚至反而让二人产生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焦明略作沉吟,内心恐惧中又带着点渴望,却是率先开口软性批驳:永生可不见得是好事吧?若是一个人永远活着,对自己,对周围,都可能产生难以预料的影响。

    玛希扎大主教抬抬眼皮,虽不着恼却也懒得回答,只是看向鳄鱼公爵。当然客观来说,实力差距加之文化背景如此,这种反应也算正常。

    这也是我的疑惑。鳄鱼公爵说着,狠狠瞪了焦明一眼,以免让人怀疑二人关系密切,再横生枝节。

    同样的疑惑,不同的人问出来,重视程度自然不同。玛希扎大主教稍稍组织语言,从另一方面说起。

    所谓永生,显然是一种状态的描述。既然如此,便需要有一个状态的主体。那么请您仔细想想,如果将您的血脉作为一个主体,‘它’是不是已经‘永生’了呢?当然这种永生的脆弱的,若您没有留下子嗣,这份从生命体出现便延续至今不知多少时间的‘永生’,便会断绝。

    焦明一愣,心中泛起波澜,仿佛打开了一扇大门。恍惚间,甚至想起了鳄鱼领长藤镇的命名因由。鳄鱼公爵却是皱眉,排除隐性威胁的可能后,这才开始思考更深层次的含义。

    由此推而广之,我们身边的万事万物,只要是活的,在‘种群’意义上都是已经获得了一种永生。二位觉得呢?

    似乎有点道理。鳄鱼公爵轻声回答,其实有点晕。毕竟这这种漫谈性质的东西,与格斗修炼或治理一方皆是完全不同东西。焦明却是大概理解了对方试图阐释的道理,只是苦于身份,没有发言权,也便无法确证。

    玛希扎大主教呵呵一笑,是我扯远了。我们回到最初,那便是以‘个人’为对象的‘永生’。那么这其中显然涉及两方面问题。

    首先便是对‘个人’的定义。我们可能很简单的说出‘我’就是‘我’这样的回答,但事实上,一个人不论从身体物质构成层面,还是灵魂或者说思维层面,都是在不断变化的。而且两者之间,还存在十分复杂的互相作用的关系。

    就比如说您。回忆您少年时候的那些想法与行为,换做今日必然有所改变。甚至与,在您晋升九环之上的之前与之后,说话做事都会有所改变。而这种程度的变化,您觉得‘您还是您’吗?

    你或许觉得这没什么。但当这种变化堆积百年,在旁人看来,很可能已经是彻彻底底的另一个人。甚至您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再是自己。这样的问题就大了。

    您说的有点复杂。我觉得不如确认永生存在,再考虑这些。鳄鱼公爵试探着转移话题,心中对于‘我非我’的论述,本能的感到抵触。

    玛希扎大主教再次呵呵一笑,表情突然整肃,双眼炯炯有神的盯着鳄鱼公爵,缓缓道:永生当然存在,而且这种东西,也没那么难。事实上,阁下已经是一条腿跨过了这个门槛。能获得守护者之邀便是证明,那东西背后的势力,可很少做赔本的买卖。

    说到最后,玛希扎大主教瞟了一眼任务终端的残破碎片。焦明扭头盯着自家岳父,脑子里嗡嗡乱响,一时分不出余力思考对方说法的真假。鳄鱼公爵则皱眉不语,丝毫不因这似乎是喜讯的消息而表情变化。

    如果可以的话,还请您说得详细点。

    所谓永生,也便是永远‘存在’,而永生主体总是要‘存在’于一个环境之中。但这个环境,却又是在不断变化着的。根据对于环境的适应能力,我们试着将‘永生’分为诸多模糊层次。

    首先一个,便是只适应基础环境。就比如您,若再稍加修炼,后放下凡尘俗世,寻一处僻静山谷,每日简单饮食按时作息,更不与人动手比斗。如此尽可能减少环境变化,便可以永远活下去,直到魔法纪元结束。反过来又比如我们刚刚聊过的‘物种永生’,当气候剧烈变化,或是其他巨大影响出现,便会有不适应新环境的物种灭绝,亦是同样的道理。

    鳄鱼公爵缓缓点头,焦明却是实在憋不下去,弱弱的举起手。

    小家伙有何疑问,但说无妨。

    关于物种灭绝的这些,您是从何得知?焦明先抛出最简单的一个作为试探。

    教内秘密典籍。

    可是那位‘首席圣徒’所留?

    玛希扎大主教稍稍一顿,瞥了眼晕过去的西蒙克,这才笑道:看来西蒙克应该和你们说过一些。事实上,不仅于此,包括这整套有关永生的说法,都是其所留。

    那么他永生了吗?焦明追问。

    玛希扎大主教显然早料到有此一问,只是淡然摇头。抱歉,这一部分就超限了,无可奉告。不过可以告诉二位的是,这个问题牵扯甚广。若是莽撞踩进来,后果难料。相信二位不想自己的名字出现在那个小东西上面。

    翁婿二人起初还不明白,但很快理解最后这一句所隐隐威胁的内容。万一知道某些隐秘信息,任务终端的背后势力为了灭口,发布出来一个刺杀任务,岂不是死的冤枉。

    鳄鱼公爵也是笑笑,淡定道:您的名字都没出现在任务终端上,我们有什么可担心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