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现代都市 > 侍者记 > 第59章 青年男女

侍者记:第59章 青年男女

小说:侍者记作者:X纯洁

    黄色直冲牵引气,弥飞腾龙动乾坤。叶青身上的灰色印着金碧辉煌大殿的颜色,在空中聚集盘旋。

    徐斌心念这次挑战恐怕是不可避免了,也是有些无奈。退后了两步,挺了挺身子,瘦小的躯体似乎带着一种坚不可摧的意志,目光囧囧的盯着前面气势已经开始爆发的叶青。

    人群各有不同的变化,但是都明白这场挑战不可避免了。有的人很开心,不管那一方败下,对他们都是无伤大雅的,他们还能好好的欣赏一场闹剧,有些人则就是担心了,尤其是叶家家族的人,失败对他们来说就像死亡一样痛苦。越是大家族往往门楣很重要,能放在黑影里解决的事情,绝对不放在光天化日之下。因为最广大的人群总会下意识的信任那些风评很好的人,没有几个人愿意真的深思为什么把命运的权利交给别人,大多数人不过只是喜欢一个安全的环境,而被绑架在某一辆需要付出生命维护的战车。

    叶老头脸色很青,甚至有些恼怒,只是长久的练习让他很容易的面带笑容,轻轻的拍了拍叶青的后背,便是退下了几步,给叶青和徐斌留下战斗的场地。

    道宗的青衣长袍也是面带微笑,看着两个少年说道:年轻的朝气真的犹如旭日的阳光,给人总是最快活的感觉,可惜再也回不去了。旁边一个青衣男子不可置否的笑了笑。这种阶别的战斗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不过也是让出了本来正中心的场地。在聪明或者自信到极致的人,都会被环境所迫。

    叶青青从一开始心情就一直很平静,当初在天武后山相别本来以为再不能相遇,没想到却终究不能逃离。当时没有选择徐斌的她,现在更加不敢鼓足勇气去面对。她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要做。为了这个国家的子民。或者说为了这个国家子民赐予的权力。

    其他两个黄袍金丝衫的人却只是面带笑容的退后了,就像是慈祥的长辈欣赏两个后备的比试一般,对两个都投出了慈爱的眼神。对于青衣道袍的人也是附和道:红日初升,本是破晓之势。不过先生更是如日当空,不可直视啊。

    青袍人有一丝浅笑,沉默不语,静静地看着场上年轻的两人。

    叶青眼色颇有些凌厉,无忧无虑的成长历程坚实而且卓越的天赋,再加上本来自以为相当刻苦的努力修炼,每一次的战斗都以自信开始,胜利结束。习惯了耀眼的他,还没有体会到什么叫失败。

    没有出招,叶青本是天武学院将学院的学生,自然有学院本来的荣耀和尊严在,同样也是一股凌人的底气。

    整个大厅都有点静默,苏老头对于徐斌的具体实力也是捉摸不透,不过还是十分相信罗维的眼神。至于李潇湘等人就真真有一丝期待了。明亮的日光耀眼的挂在天空中心,眴烂的颜色被大厅的壁饰折射的酌灼生辉。

    徐斌的眼神有一丝茫然,本来就年轻的稚嫩让他左右遥望了一眼四周。然后默默的收回眼神。四周可以说是摩肩接踵,可是自己却自处空旷的冷清。热闹是他们的,而自己什么也没有。

    甚至大家的眼神都只是好奇的观望。没有谁透露一丁点关怀的紧张,自己就**裸的暴露在这日光下。等待着一种即将发生的结果。

    罗维静静的盯着徐斌,目光是期待,是信任,却也忘记了这个本来才13岁的少年。

    徐斌不再多想,沉神入体,瞬间周围水源抖动,似心似点,巧妙生肖,灵活多彩。徐斌每感受到的一滴水源的抖动都给予了徐斌灵魂深处的共鸣。徐斌心灵沉默了一句:这世界终究是我爱的。

    一只巨型的水棍快速的凝聚,伴随着阵阵涌动,徐斌抓起水棍陡然向前,快速的朝着叶青奔涌而去。

    叶青邪媚一笑,俏脸陡然变化,一上一下,如佛似魔。抓起长枪如狼扑食而去。势如破竹,有千钧之势,不可抵挡。

    罗维心里有些紧:没想到叶青天赋如此惊人,叶家绝学佛魔双面已经初步领域。而且最重要叶青还有纯金法宝黄刚玉之心,破势不费吹灰之力。

    眨眼水柱就到了身前,叶青拔枪而上,一招绚烂横劈,直接将池涂碧,犹如切断了时光。水柱直接断碎而开,叶青直接身形变化,犹如划鱼一般直接从水柱的断开指出,持枪而上,一佛一魔两面近身,就要将徐斌扎进阿鼻地狱。

    徐斌瞬间切断所有的水源联系,本来相聚起的水源犹如断线风筝帕的一声,全部打在叶青的身上。重重的压力直接让叶青的身型都有些下沉。

    天赋觉醒,地阶金气,叶青身型下沉却仍旧没有停止进攻,在空中的身体直接闭上了双眼,金色缘气直接涌入徐斌神魂,条条微不可查的缕缕银线强行给徐斌脑海灌入错误的感官信息。

    徐斌视线陡然变幻,眼前奔涌而来的叶青瞬间消失,只剩下一个枯佛在浮空中不住的敲响木鱼,声音直接在整个脑海里发颤。

    李潇湘眼神微眯,但仍旧神色平静:恐怕徐斌输了,五色缘气,金气主神魂,闭目塞听,以神攻魂,实在不可抵挡。

    旁边的苏老头听了李潇湘的点评倒是不置可否。他很清楚徐斌的天赋觉醒。只是玄阶的实力能够抵挡住地阶的攻击么?心头有些微紧。

    木鱼随着徐斌的心律震颤,留给徐斌的时间却是不多了。失败就在转瞬之间。

    徐斌已经经历过几次神魂的控制了,甚至不光视觉,触觉和嗅觉都被控制过。何况这静静视听受控而已。只是苏老头叫自己不要表现出金色本源的觉醒天赋。这局到底应该怎么解决。

    徐斌还能牵引的水源已经被耗之殆尽了。只剩下一把长针在手。而对面攻击将近。

    徐斌长针一掷,天赋觉醒,骨剑。徐斌身体里的水源快速变化,迅速的在徐斌右手上形成一把长长的骨剑。

    水针以近,叶青拔枪一劈而下,徐斌瞬间近身,只听见长枪瞬间噗嗤一下,深深扎入徐斌的左腿其上,撕裂搅动的枪头瞬间带出鲜红的血液奔流。有些血滴甚至激落而下,在地板上溅起血花。

    就在长枪被迫扎入大腿之上,叶青察觉一丝不妙。一道冰冷的寒光闪闪而下,直接架住了叶青的脖子。

    叶青愕然,徐斌也有些咧嘴。结果一目了然,只是赢得结果却是如此极端。赢得一方伤筋动骨,输的一方却是未伤分毫。

    蓦然,黄袍金丝中年男子开始鼓掌,瞬间惊愕的群众也开始鼓掌。没有庆祝的欢呼,只有生硬带有祝贺意义的形式。

    这种犹如地狱修罗拼命的胜利,彻底让人有些从心底的恶寒,更让人恐惧,甚至开始有些害怕和讨厌的抵触。

    当两个剑客狭路相逢,一方已经亮剑,那么另外一方必定要有亮剑的勇气,狭路相逢勇者胜。过于懦弱,总归会让人耻笑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